• 这个七月,一个人,一瓶水,一个背包,从开始到最后。。。

    不停地奔波于不同的城市,看窗外不同的风景,似流水而过,那么那么广阔的芦苇荡,那么肆意地生长着;那叫卖西瓜的老人,黝黑的,破了一角的草帽半遮住那双疲惫的眼睛。路上,有人问我,去度假吗?我竟一时无语,笑笑说不,却发现没了出来时的勇气,那种孤勇与坚信。

    连做好几天恶梦,醒来时,一身冷汗,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妥协现在的空虚,内心有种那么强大的力量,一直隐藏着,反复地在梦的最深处呼唤我,醒来,一片虚无。。。...

  • 2010-06-09

    再见。夏至

     

   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,伊犁被一种凝固的绿包裹着,想要呐喊却又挣脱不开,胸口一直有种腥甜,不敢开口,怕一时会吐出好些心酸。在这个六月,我即将走进我的二十三,多么美好的年华,在白晃晃的阳光下,铺展出一片灿烂,那么颓败的散落一地,像是刚来学校时的样子,桃花散落一校园,被风吹起又抛下,那么肆意。

    即将离开,一座城市,一个那么庞大的记忆之城,而我在它面前,那么渺小、无助,只能任由一种脉脉的悲伤随着夏日的风慢慢溢开,这种小悲伤是那么平凡、普通,却又刻骨铭心。。。

  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