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9-19

    落•沐

     23年后,我第一次被推上了很多人都在走的路。。。

         落

       我上班了,23年以来第一次正式地被告知:你要走上这条很遥远漫长的人生路。而这条路途风景我却我从预知。

       那个早晨天气很糟糕,冷冽的风潮解着每个细胞,像极了小时候上学的境,我想我是回不去了,不能再调头站在十字路口等他们跳跃着从甬长的巷道涌出,互...

  • 2010-09-11

    那一年.那一夏

    这是我在来回奔波的途中留下的只言片语,凌乱到自己都无法收拾,就想让它这么乱着,然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静默中,听键盘读出它的快乐与不安,最后永远成为我最美丽生命中深刻的一页...

    2010年8月21日

    特岗培训第一天,压抑着的心情

    黑压压的人群铺天盖地地从各个出口涌进,"嗡"地一声占据了所有空间,坐在人群间,感受着身边气流来了又去,有人坐下,有人离开,没有停息.

    Li说;"我在这个城市像粒尘土",我们...

  • 2010-08-19

    红墙与那个她

    难过时,她会在那红墙边站很久,其实红墙已经不在了,有的只是那断垣,杂草丛生的狼籍,渗透着刺骨的冰凉,她沉默,看着暖暖的阳光在角落里融化成一块红斑,越散越大

    她不是聪明的孩子,执着着不予言表的坚持,其实没有目的,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存在,她在她的世界很重要,这是真的,也许没人看见,没人听到,但她真实而又美好的存在着,就如那斑驳的红墙,没有了风景,却依然在那块土地上,延伸着最残破的回忆



    红墙从来不回...

  • 这个七月,一个人,一瓶水,一个背包,从开始到最后。。。

    不停地奔波于不同的城市,看窗外不同的风景,似流水而过,那么那么广阔的芦苇荡,那么肆意地生长着;那叫卖西瓜的老人,黝黑的,破了一角的草帽半遮住那双疲惫的眼睛。路上,有人问我,去度假吗?我竟一时无语,笑笑说不,却发现没了出来时的勇气,那种孤勇与坚信。

    连做好几天恶梦,醒来时,一身冷汗,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妥协现在的空虚,内心有种那么强大的力量,一直隐藏着,反复地在梦的最深处呼唤我,醒来,一片虚无。。。...

  • 2010-06-22

    我们毕业了

    那一天,我们毕业了,在把学士帽抛进空中的那一刻,我们清晰地听到什么东西在咯咯生长,扎得人心生疼。。。

    离别的心事就那么些,而我们没有眼泪,太过沉重的离别,总是在转身刹那依然漠然,而内心早已疼痛之死。四目相交时,满心遗憾,有的话不说是个心结,说出来是个伤口,涌涌的流出心伤

    毕业了,在人流穿梭的校门口,突然失去了方向,那么长的巷道,竟然突然那么心酸,我不知道属于哪个世界,一个车水马龙,一个有着我满满回忆的城落,而现在,大门外...